他设计出中国第一台“小手扶”

  核心提示1955年,作为交换朝鲜战争美国战俘的“筹码”,刘寿荫获准回国。在此之前,钱学森等50多名在美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已因同样原因离美,刘寿荫他们是第二批,共70多人。回国之路并不顺利,他“借道欧洲”,先在西德奔驰公司暂时工作一年,多次“踩点”后秘密通过东德的地铁到柏林,然后登上驶往莫斯科的火车,几经周折抵达北京,实现回国夙愿。1958年8月,刘寿荫带着新婚妻子来到洛阳一拖,主持设计制造了中国第一台手扶拖拉机、第一台轮式拖拉机、第一台压路机,参与设计制造了中国第一台履带拖拉机、第一台665军用越野汽车……而今,耄耋之年的他和夫人张兴相依为命,安居一拖23号街坊。

  “可以回国”的消息,让刘寿荫万分惊喜,不过令刘寿荫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原本强硬的美国政府为何突然“高抬贵手”?

  几年后,滞留瑞士的刘寿荫见到了曾参加“中美会谈”的中国外交家王炳南。从王炳南口中,他才知道:美国政府同意刘寿荫等人回国,是为了换回在朝鲜战争中的美军战俘!

  1954年,为讨论解决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香港六合曾道人之料库,中国参加了五大国外长会议,这是新中国出席的第一个国际会议,周恩来为首席代表,王炳南任代表团秘书长。当时,中国有一批科学家和留学生被扣在美国,不得回国。周恩来认为应利用时机,开辟同美国直接接触的渠道,指定王炳南与美国代表就两国侨民回国问题进行会晤。1955年,双方达成了“中美承认在中美两国愿意回国者的返回权利”的协议,承诺“中方遣返一批朝鲜战争中被俘的美国军人,而美方则允许包括钱学森在内的科学家及愿意离开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回国”。

  “原来,我们是作为交换朝鲜战争美国战俘的‘筹码’,才得以回国的。”采访中,刘寿荫透露,在此之前,包括钱学森等在内的50多名中国人已经离开美国,“我们是第二批,有70多人”。

  极度兴奋的刘寿荫无暇思考美国政府“放行”的个中缘由,迫不及待地开始筹备回国事宜。

  当时,中美两国间没有空中航线,从美国到中国,必须坐船经日本中转。这时,刘寿荫得到一个消息:华罗庚在回国经日本中转时遇到阻力,日本政府只承认台湾的政府,当时华罗庚持的是中国护照,日方认为他应该去台湾。

  这让刘寿荫心里一沉。他拿的也是中国护照,并且父母也已迁往台湾,如果自己从日本中转,几乎会“没有悬念”地被勒令去往台湾。

  刘寿荫反复思索,一个“曲线回国”的想法在他脑中浮现出来。为了能够找到一个前往欧洲理由,他给西德奔驰公司寄去简历,希望到那里工作。很快,他接到了奔驰公司的回信,邀请这位年轻的中国工程师到位于西德斯图加特的重型和农用机械制造厂担任工程师,合同期暂定为1年。1955年4月,刘寿荫卖掉汽车凑齐路费,乘坐玛丽皇后号邮轮,从纽约启程,开始了“借道”欧洲的漫长回国之旅。

  在奔驰公司,刘寿荫拼命地吸取各种汽车、农机制造的生产技术,以期回国后能够派上用场。一天,正在上班的刘寿荫突然发现厂里来了许多黑头发、黄皮肤的人,竟然是一个中国代表团来到工厂参观。而中方代表团成员也对偶遇中国工程师,倍感惊讶和亲切。

  “代表团的团长叫丁克坚。”几十年过去了,刘寿荫对这次奇遇经历依然记忆犹新。这次接触,代表团给刘寿荫传递了一个绝好消息:时任中国驻波兰大使王炳南,经常前往瑞士公干。瑞士是个中立国,前往那里是不错的选择。

  在瑞士日内瓦,刘寿荫有幸见到了当时新中国叱咤风云的外交家王炳南。“他很和善,也是陕西人,第一次见面就热情得留我和他一起吃面条。”刘寿荫回忆,王炳南说新中国百废待兴,迫切需要像他这样的工程技术人才,如果自己愿意回国,他会全力提供帮助。

  到瑞士不久,刘寿荫还与中国驻东德大使馆取得了联系,使馆工作人员请他到东德商量回国事宜。二战后的德国,被分为东德和西德两部分,两国人员不能自由来往。刘寿荫多次观察,终于发现了一个让他兴奋不已的秘密:虽然地面上两方戒备森严,但乘坐地铁却可以在东、西柏林间穿行。不过每个地铁口,都布满双方的特工,一旦被当做“可疑人员”,随时会有麻烦。

  经过多次“踩点”,刘寿荫小心翼翼来到东德。为防止被人盯上,中国驻东德大使馆工作人员特意在远离使馆的大街上与刘寿荫见面。交谈中,使馆人员建议他从东德乘火车,经华沙、莫斯科回国。回忆起那令人兴奋的场景,刘寿荫至今还非常激动。

  盼望已久的日子终于到来,与奔驰公司的合同刚刚到期,刘寿荫便迫不及待地打包行李,踏上归程。为不引人注意,他把行李分批送往东德寄存。

  1956年9月,一位年轻的中国工程师登上了东柏林至莫斯科的火车。他,就是32岁的刘寿荫。几日后,经苏联中转,刘寿荫抵达满洲里火车站。那天,天空飘着小雨,然而这雨水并不能浇灭刘寿荫内心澎湃的热情,走下火车的一瞬间,刘寿荫眼泪飞溅:中国,我终于回来了!

  刘寿荫回国后的第一站是北京。不久,清华大学副校长刘仙洲、该校汽车拖拉机系主任宋竞瀛登门拜访,邀请刘寿荫到清华任教。几乎与此同时,位于长春的中国科学院机电研究所也向刘寿荫发出了邀请。前思后想,刘寿荫选择了“能发挥自己更大作用”的长春,成了中国科学院机电研究所一名研究员。

  刘寿荫没想到,他的命运再次迎来转折。当时,大批苏联专家撤出中国,正在建设中的中国第一拖拉机厂极缺专业人才,时任该厂党委书记杨立功、总工程师罗士瑜来到北京求援。“接到上级命令,我来到北京,见到了杨、罗二人。一番交谈,我动心了。”刘寿荫说,他心里始终藏着改变中国农耕面貌,“为中国农民干点实事”的念想,现在机会来了,为什么不去洛阳?1958年8月,刘寿荫带着新婚不久的妻子来到一拖,和拖拉机如愿牵手。这一牵,就再也没松开。

  在洛阳,刘寿荫奉献了他毕生的才学:主持设计制造了我国第一台手扶拖拉机、第一台轮式拖拉机、第一台压路机,参与设计制造了我国第一台履带拖拉机、第一台军用越野汽车、第一台180马力四轮驱动的轮式拖拉机……70岁那年,担任一拖副总工程师的刘寿荫退休。但老先生退而不休,从74岁开始,他又耗时3年,设计出了全国首创的“摆轴式推力管支撑底架农用运输车”,其中包含两项国家专利。直到今天,刘寿荫的名字还频频出现在国内多家学术期刊上。

  “当年的条件很艰苦,从我在洛阳下火车的那一刻起,就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刘寿荫老人说,他唯一抱愧的是没有机会孝敬父母。来到洛阳后,刘寿荫曾接到过一封母亲寄自台湾的信,但直到1960年,刘寿萌才被允许前往台湾探亲。可到了台湾,迎接他的却只有父母的遗像。“我24岁时与父母分别,从此再没和他们团聚。”说到这里,老人眼中充满了泪水。

  刘寿荫老人有一子一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上海。如今,他和夫人张兴相依为命,安居一拖23号街坊。

  上世纪50年代,随着“一五计划”156个重点项目中的7个落户洛阳,让这座老城焕发青春,成为共和国重要的重工业城市。伴随着这些厂矿的建设,当年数万热血儿女告别家乡,进驻洛阳。这些曾经的年轻小伙、靓丽姑娘如今大都步入老年,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在他们心中却始终难以忘怀。今天,让我们随着这些创业者追忆往昔时光,重现当年那段虽然艰苦但却饱含激情的岁月。